感谢陆川

2019-09-06 13:39栏目:内地娱乐
TAG:

在开场10分钟后,我后悔了。

终于在端午最后一天有机会看了南京,金逸的确比中影天河舒服,只是售票处实在局促了点,可能跟它比较老有关系。

不应该来看这场电影,本以为是洗涤心灵的震撼,实际上,让我有一种已经身在绝境无法摆脱的噩梦感。

南京南京果然是值得去影院看的,比十部金刚狼都值得。值回票价。怪不得上映时间这么久,怪不得票价居高不下,有他的道理。

不记得总共哭了多少次,一直在陆陆续续的哭,那个双眼清澈的孩子是我最青睐的角色。最终字幕中说,小豆子,还活着的时候,有一种中华儿女生生不息的自豪感。他的出现有一种寓意。最开始是重头,那么小已经懂得国将亡士应战的中华精神,用他自己的方式抵抗着别人对祖国的践踏。同样重要的,是最后,孩子的眼神依旧纯真,吹着蒲公英,走在那样一条走向鲜活的生命的未来之路上。中间的惨烈与悲痛,是属于其他人的生与死。

 

江一燕与范伟的角色很讨巧,他们都犯过道义上的错误。但是,谁又能忍心苛责他们?

陆川的火候把握得还好,虽然我们都没有亲历过那场战争(或者不是正当战争,是场惨剧),也就没有资格评论拍得是否还原了历史的真实、是否客观。但是能强烈地感觉到,电影本身没有想要对历史做任何善恶正邪的评价,没有刻意表现中国人被凌虐被屠杀、哭天喊地、中国士兵奋勇抵抗没有人性的日本侵略军的残忍行径。没有。从画面中读到的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悲惨,中国人也有中国人的阴暗与丑陋:怕死、背叛、自私、懦弱等等;日本人有日本人的残忍,日本人也有日本人的良知与动容:爱情、歌唱、舞蹈、祭奠、谢罪等等。

江一燕是一个妓女,她的人生意义是什么呢?生存,靠身体生存。但是,在难民区里被强奸过后的她不是没有伤痛,而是强压在了漠然的眼神后。当高圆圆说要一百个女性,她那么缓缓的伸出她那双还涂着指甲油的手时,我哭了。我一直在想,她之所以不愿意放弃外表的装扮,除了吃饭的本钱,难道不是没有其他的含义吗?当妓女,你可以觉得我下贱,但是你不能否认我的美丽。我的美丽让我骄傲,于是顺利成章的,外貌就是她自尊的一部分。但为了让自己感受到温暖的难民们,她抛舍了一切,结局是蹂躏至死,同样堆在一群赤裸的女尸上,推出罪恶的地狱。

 

女性才是《南京!南京!》的主角,或许人们对于屠杀已经知之甚多,所以陆川选了这样的方式演绎这场灾难。高圆圆塑造的过于正面,我没有看到任何个性的小片段。她的出场,带着怜悯,带着悲哀,带着无能为力。而她的努力与勇敢,都是为了难民区的百姓。最后的结局其实安排的比较理想化,角川善良的天性冒出来,在她被强奸之前,射杀。

正如陆川本人所说:“希望这部影片能成为一座桥梁,我们在拍摄期间就不断请外国观众来看电影,观察他们的反应,我希望这部影片是真实的,又是各方面都能接受的。影片全部剪完后,我们请了6位日本观众观看,他们从民族情绪上可能一时无法完全接受,但是他们看完的反应是积极的,这让我的一颗心落了地。”

最后的女性角色,秦岚。她的悲剧和前面二位不同,但其中那么强烈的哀伤让我觉得,真正受到最多苦难的,是最后活下来的她——范周太太。一开始的她,那么幸福,即使是日军就在城里,能够问丈夫要工资,用那么温柔娇嗔的上海话。是啊,丈夫,妹妹,女儿都在身边,即是外界战乱频袭,我的世界还是阳光照耀。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往后的遭遇才让人不堪忍受。为了不被日本人看上,流着眼泪带着恐惧,剪了时髦的卷发。这一部终于让她体会到了危机的逼近。范伟能那么爱她,必定在于其实她也是很好的妻子与母亲,在范伟出门的时候,那五块银元让我知道了她的体恤与忧心。伤痛最开始,是纷乱中,女儿为了帮助自己不被日本人抢去侵犯,被日本士兵丢下了窗户。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开始流淌,秦岚那么用尽全力挣扎,还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摔死了。这个被肆意抢夺的生命,是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血啊!悲剧始终在逼近她,自己由于悲伤抽搐在地上,妹妹却被抢了去。见过那么多女性的后果,妹妹被强奸是必然,能生存下来是或然。当她望穿秋水,从那群生还的慰安妇中没有找到妹妹时,就像是亲眼见到了妹妹的死亡。然而,她的苦难没有结束,丈夫最后的离开她未必不知道凶多吉少,盈满泪水的眼中的忧虑与绝望只能幻化成“吃东西当心一点噢”的温情一语。幸好,幸好,唯一能支撑她走下去的是新生,也是希望。

 

女性在这部片中所处的地位过于弱势。一开始日本兵冲进难民区强奸时,我感到恶心。那样的处境,太无力了。丑陋的欲望的耸动,导致的是女性撕心裂肺的哭喊。我甚至埋怨的是中国抵抗军的无能,竟然让自己的同胞受到这样的侮辱,那一瞬间,我希望自己能够冲入屏幕,杀了日本兵,巨大的愤怒和不甘让我因为无能为力而感受到心脏的撕扯。

其实,这是揭露人性的片儿。谁的内在不是善恶与共的?恰巧不幸地,历史选中了日本作为恶魔(战争)手下的刽子手,由于日本极端异类矛盾的民族特性所致(鲁斯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中详细阐述了日本民族精神中这一特性,插图版分上下两册,me目前只看了上册的2/3,有点枯燥)。而中国,也很不幸地被选为刽子手刃下的牺牲品,不得不背负起失去了百万亡灵的惨痛和如今世界各国的同情,无形中,中国难以避免地顾影自怜起来。其实任何国家为了本国利益,面对被超越被威胁的情况时,无一例外地都会有积极或消极的反抗方式,中国如果是发达国家也绝不会是省油的灯,只是现在还没达到那个资格罢了。

最后一个一定要说的,是日本兵,一个还正常的士兵,角川。但是这样一位士兵以自杀作为摆脱矛盾的方法。日本人同样也是人,会有亲情,爱情与友情。他们的天性也会拒绝杀人。但是,那样一种状态下,人都疯了。常世的束缚在这样极端的暴力胜利下消失不见,身边的每一个人毫无罪恶感的杀戮,还有单纯作为性欲的发泄渠道的奸杀。正常人也成了异类。没有其他的道路选择,无法生存下去的异类,自杀也是最终的归途。

 

看完心情压抑,坐后面的女生哭的站不起来。我自己真正感受到的,还是战争的恐怖。为了保卫我的祖国,我愿意牺牲,但是,和平!和平!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南京南京》值得品位的点很多,战争的罪恶、中日关系、人性、中国兵和日本兵、男人女人、职业差异与个人价值观等等。所以我只能从一个点说自己的感受,想说的太多反而说不清楚。

 

 

《南京南京》中所有女性角色给我很大震撼,剧中高圆圆演的女教师江淑云、江一燕演的中国慰安妇江香君(非常好听的名字)、日本慰安妇百合子、秦岚演的范伟老婆唐姜氏……她们带来的“性别的力量感”远比拉贝那一跪、范伟演的唐天翔牺牲自己换取助手生命和对妻子最后不流泪的告别、日本军官角川正雄对慰安妇百合子的真情和最后以自杀摆脱罪恶感……远比这些男性带来的震撼更引起观众的思考。

 

看片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联想:如果我出生在那个时代,处于她们的环境,是她们其中的一个,我会怎样?你们呢?又会怎样?

 

高圆圆,女教师,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想方设法保护安全区的妇女孩子,最后一句:“shoot me.”我觉得是耗尽力气燃烧殆尽能够功成身退之意,她尽力保住了更多人的性命,能做的都做完了,最后就是保住尊严与贞洁,死而无憾。为她,谢谢角川那唯一道德的一枪;

 

江一燕,最让人心疼的角色,有人称她是“羊脂球”,是“圣洁的殉道者”。一个中国慰安妇,为得到战时供给的棉被,很小市民、很自私自利地想多拿几条;为保住自己的长卷发、涂了指甲油的指甲,没好气地白眼道:“等打完了我还靠它吃饭呢”,别人反问:“你还想重操旧业啊?”她高傲地回答:“你去别人还不要呢”……也是她,当拉贝和高圆圆忍泪忍痛要“捐”出100名安全区妇女供日本人取乐,以换取安全区过冬的棉被食物和挽救更多人生命的时候,她第一个毅然决然地高举起了手,用依旧磁性却叛逆的声音吐出:“拉贝先生,我去。”当她和其他自愿牺牲自己保全大家的慰安妇站在一起手牵手走出门的时候,她们那么美、那么勇敢。但结局依旧是残酷现实的,她们每一个,一具具洁白的、被蹂躏而死的尸体,像牲口一样被扔上板车,在喧闹中被推走——喧闹中,回荡着江一燕脚脖子上用红绳系着的铃铛,清脆作响。

 

百合子,日本慰安妇,来中国战区供本国士兵“使用”,和角川正雄的第一面那么温柔,如果给一个不恰当的形容的话,我会说,百合子很讲“慰安妇的职业操守”(sorry)。她对角川只有性,却没有感受到角川对她的爱,一次次的摧残最后香消玉殒,“牺牲在前线上”——死于性病。百合子也让我想起《紫日》中的日本女孩儿秋叶子。那时的日本女子是不是都那么纯真那么傻?把牺牲自己的身体去满足自己国家的男人的性欲,当做对国家效忠的方式?很遗憾,是的,日本人的思维就是这么,让我,以及和我一样的你们,无法理解。再看如今的日本,很多很发达,物质、科技、军备、文化,但是女人们对自己的定位和社会给予她们的权利,终究比过去没有多大改善。

 

秦岚,范伟的老婆,上海女子,丈夫是德国人拉贝的助手(拉贝是当时西门子驻南京安全区的负责人,努力试图利用国籍的优势保护安全区的中国难民,最终迫于希特勒政府的压力不得不弃安全区回国,详细的可以看《拉贝日记》,感觉一般,了解个大概。)因为这层关系秦岚和范伟相比其他安全区难民过着较为安心的生活,但拉贝的离去使他们失去了“靠山”,秦岚不断重复着:“他怎么可以这样子?他走了我们怎么办?唐,你说我们怎么办?”小女子对丈夫的依赖溢于言表,看似懦弱的范伟这时却异常地man起来:“我去想办法。”——即使他所说的办法是投向日本人一边。范伟取下戒指放在老婆手心说“等我回来再还给我”的那句着实感动了我一把,最后又是他,把活着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和老婆相顾无言地告别,从秦岚紧握的手心抽出自己的手,没流一滴泪。真牛。个人觉得他们俩是剧中所有人物里最贴近真实的写照,为了活着,为了家庭妻儿,可以在可选范伟内做看似不道义的选择,当失去了庇护、亲眼目睹女儿被失去人性的日本兵扔出窗外、当得到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他们还是做出了能对得起自己良心的选择——为了活着、为了爱的人——这些都不关乎是否对国家忠诚或背叛的话题。生存与爱难道不比爱国崇高吗?

 

……

……

……

 

其实我还想问,慰安妇在战争中需要这么被牺牲吗?为什么中国士兵或其他国家的士兵不需要呢?为什么就日本的士兵需要慰安妇呢?“性”在日本文化中所占因素那么重要吗?可能吧。日本AV产业至今依旧繁荣着。两性实现平等在发展中国家显得任重道远,这尚且可以理解,但在如今的日本,两性观念的差异仍如此悬殊,也许,这是一种讽刺,一种因果报应吧。我也不知道。

 

最后还想说,角川正雄的眼睛始终是清澈的,暗示了像他一样心存真善美的日本人也有存在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小豆子的笑声依旧暗含了希望——好好活着就是希望。

 

活着,不比死了难,它们一样难。

 

(P.S. 中间那个笑着唱歌,最后和角川一起放走小豆子老赵的那个日本男孩蛮帅的~看上去年纪不大,长得也很亲切~哈哈…… )

版权声明:本文由二四六好彩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陆川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