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对死去的意见,为大家温馨

2019-09-06 13:40栏目:内地娱乐
TAG:

09年最后一天,去看了《十月围城》,观影之后,非常感慨。那么多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也许是因为爱,也许是因为义,也许是因为其他的,总之并非一定就是因为有一颗革命之心而走在了一起,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许是革命利用了他们?谁说不是呢。不是每个生命的消逝都为了革命,但每个生命的消逝确实又都有自己高尚的理由。沈重阳为了女儿,小四为了少爷和老板,刘郁白为了心目中的爱,而李重光,为的则是心目中那个民主之中华。

相较于孙国父“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痛苦,就叫做革命。”的定义,毛太祖则有过更直白激烈的说法: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数十年的粉刷过后,“革命”终于被塑造成了比请客吃饭做文章绘画绣花更高高在上的大佛,仿佛金光灿灿的镇在祭坛上就能救万民于水火。民众被淹没在“革命光荣、革命高尚”的朝奉呼号中,究竟有多少人越过光环看清了“革命”的实质?
直到终于有了《十月围城》,真相再一次在公众眼前被穿刺,连血带脓一起挤出来:
革命是流血,是战争,是从社会体制到政治力量的角逐,是一小部分人利用一大群人的力量夺政权,是用一些人的生命换取另一些人的胜利。
革命是血染人间的惨事,本身并不高尚,真正高尚的,是为何革命,正如同死亡本身并不悲壮,真正悲壮的,是为何而死。
他们为何而死?
其实并不都是为了革命。
王复明死,为血性;
刘郁白死,为情,为报恩;
方红死,为父亲;
阿四死,为老爷,为少爷;
沈重阳死,为女儿,为尊严;
甚至李玉堂的“死”,都很难说他全是为了革命,为革命他只出钱不出人,但为酬知己他终于搭上了人命;
李重光的的确确是为革命的,他年轻,他纯粹,他血气方刚,所以他一闭上眼看到的全是中国的未来,但与其说为革命,不如说为理想,为信仰,革命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复兴中华不做亡国奴!
革命到底是什么?其实只有站在金字塔顶的那么一小撮人最明白,更广大的人不明白,也从不需要去明白,但正是这些不明白的人问也不问一声就扛着米袋冲上去用血肉垫起了金字塔坚固的基底,正是这些无名无姓的慷慨赴死成全了革命。
我不喜欢把他们的牺牲都定义为“为革命捐躯”,唯有为革命死才伟大恰恰是最没底气的狭隘。一个又一个淹没在灰色背景中的小人物,远不如孙中山、陈少白或是谁人谁人那样声名赫赫名垂千古,但在那一瞬间,他们决定牺牲,用生命去捍卫了他们心目中比生命更重要的意义,这生死一刻所绽放出的光辉便是侠,是义,是伟大,真正的伟大。
无须讳言,看过《十月围城》我有这样一个十分强烈的想法——只会喊“保护孙先生”的陈少白怎么不去死一死?一个革了这么多年命的革命党,屠杀戏班时他比谁都跑得快,被对手冲到面前就腿软,连枪都打不准,一边喊着革命是为了救四万万同胞的口号,一边行四万万同胞舍命保一帅之实,他怎么就没第一个死了呢!
阎将军骂的好,骂的非常对,国家要交到这种人手里迟早要亡的。相比之下,有信仰有信念不惧骂名不惧流血赴汤蹈火也要忠君报国的阎孝国将军都是当之无愧的爷们英雄汉!他也同样爱中国,同样向往着中国更美好的未来,他的悲剧只是愚忠站错了队,否则颠倒过来他就是保家卫国诛寇平乱。
并不是换一个皇帝当天下,天下就一定会好起来。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政治抱负与国家未来密不可分但绝不等价。普通小人物不关心谁执掌政权,老百姓的诉求最简单,有国,有家,有尊严,有饭吃,有衣穿,有工作。最终登上顶峰在政治舞台上博得的聚光美,美不过闭上眼前遥望未来的一个微笑,美不过被硝烟吞噬的无名小卒所焕发出的荣光,这是舍生取义的壮烈,因为纯粹,所以耀眼。
事实证明,人人有恒业至今依然是个美好的未来。当民主变成了粉饰太平的空洞口号,则是比不知民主为何物更深彻的黎明前的黑暗。革命已经结束,但中华之复兴仍然没有,通向中国之未来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且永远不会走完。
比起如今初现丰美的硕果,我们更需要记住的是换取这硕果的血与泪、牺牲与奉献,否则,我们便不知道这硕果真正应该属于谁,且不要说走向更繁荣的未来,恐怕这代价惨重的硕果也迟早会在我们手中败落。

由于现在没有确切的根据断定死亡之后会发生什么,那么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也就因此没有什么可以恐惧。

所有这些人的目的交织在了一起,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历史使命,这被叫做革命。

假如,像基督教里面说的,死后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上天堂固然不用说,定是幸福的。那么,下地狱就一定会痛苦吗?我比较好奇如果我下了地狱,小鬼们会如何让我永久的感受痛苦。类似身体上的刑罚吗?那是不是说明我还有个身体可以感受?并且我觉得最痛苦的事,应该是精神上的。例如亲人们的突然故去,或家庭破裂等等。难道要让我重复的经历这些吗?虽然刚开始肯定会觉得痛苦,但我觉得如果重复经历,也就不会再觉得痛苦了吧。心智在那种状态下,也会不断磨练的越来越强大,从而坦然接受亲人故去,不再感到痛苦吧。说这些的前提是,我还有个可以思考可以感受的东西,例如灵魂。假如死亡后,什么都没有了,也许这是大多数人的观点,那么,又有什么可怕呢?连感受痛苦的机制都没有了,也就没什么可以害怕了吧。或根本来不及害怕,就死了,就消失了。再或者,像中国的民间说法,死后喝孟婆汤,忘却所有,再转世投胎。那么,既然喝了孟婆汤,都忘了,又会有什么可怕呢?且还可以转世再回到人间,再感受生命以及精神带来的幸福,何不为一件乐事。再或者,死后变成鬼,那就当鬼呗,如果我要是当了鬼,也至少会兴奋一阵,研究下自己的存在形式。可以飞?可以穿墙?鬼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讲,革命的确是残酷的,就像是片中孙文所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革命。

在我看来,其实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也许是,死亡有可能导致与心爱的人们永远的分别。这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但若想开了,也就坦然了。例如,要想有这些痛苦,首先在世上的时候,必须有那么多你爱的和爱你的人。这不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吗?并且,如果你会因为永远与他们分别而感到痛苦,那么,你也一定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与他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经历过这些,还不够吗?我觉得满足了。这辈子没白活,有这么多我爱的人,以及爱我的人。另外,我觉得一句话说的很好,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那么,当我死的时候,就放手吧,放爱我的人们去痛苦,从痛苦中学到坚强与超脱。

这些人便是因为我们要去追求文明之幸福而被革命了。这就像是语文课里老师要求总结的中心思想,你总结出的,未必就是作者要表达出的,你觉得是什么,真相未必就是什么,我们永远都只能通过自己的理解来感受,而感受和真相是有差距的,你觉得他们是为革命而死,而他们不觉得,他们觉得是为爱,为义而死,而这种目的,对他们来讲,比革命本身,更为值得。

以上所述,大多是死亡后痛苦的情形。但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一切皆有可能,谁说死后就一定痛苦了。也许死后才是真正的醒过来,才发现人生不仅仅如梦,而就是一场梦。也许你醒来发现你就是上帝,或神仙,人生只是一场修行或试炼。如果,你最害怕死亡的原因是与亲人们分开,那么,不妨相信死后才会真正与亲人们生活在一起,而人生中的亲人们只是假象罢了。但是,我不赞同一些哲学家这种赌博般的信任。因为,我觉得这样还是一种逃避。我现在对死亡的看法是这样的。死亡没来时,我要好好的过我的人生。享受生命,享受精神,享受爱的流动。尽量做的每一件事,都不要让以后的自己后悔,因为你不知死亡何时会来临。当死亡来临了,就坦然放下人生的一切,开始鼓起好奇心,亲身探索死后的真相。要知道,这个困惑人类从古至今的谜题,就要被你解开了,这是何等的令人兴奋呀。

版权声明:本文由二四六好彩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对死去的意见,为大家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