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色与红色,谨以致那些微小存在

2019-09-06 13:40栏目:内地娱乐
TAG:

十月围城
男色版
他是香港富甲一方的大商人。最喜他人还未出场,先有玉手为他整衣冠,再一转身,是不苟言笑的一张倨傲的脸,四太太的美艳是他绸缎马褂上一朵暗红织锦牡丹,只为他的气势点缀。一抬手一投足,让人不敢大口喘气,威严压顶。所以,导演给他安排吃饭团团围坐圆桌,在他的太太们与女儿们“老爷、父亲”胆怯或者讨好的柔声中,落座。再啪的一撂筷子,一桌人便顿时如被念了定字诀,噤了声,等待他的暴风骤雨。似这样一个人物,才镇得住场。不由得人不服。他叫李玉堂,王学圻饰。
他的儿子重光,十七岁,在他面前就如老鼠见了猫,嗫嗫不语。怎么象是考取了哈佛的优秀青年?即使胆怯,即使软弱,可是挡不住面如冠玉的五官,少年颀长又瘦弱的身材仍然隐隐有玉树临风的趋势。他是他的一脉单传,他是他宠爱溺爱的孩子,可以舍却了生命来爱护。可是最后他拼尽了力气,仍然没有护住儿子的性命。一个革命的商人,以及一个革命的儿子,这本身就是悲剧。只是最后,他抱住为孙文替身为革命而死的儿子的尸体,一个镜头,是他苍老的面孔,一生的风雨都不及这次给他的打击,而重光一张安宁微笑的孩子的脸,身受重创却毫无痛苦。
他是同盟会的副会长。他带着一副圆眼镜,传长衫,头发按当时知识分子的样梳成三七分且油光锃亮。任何人,这幅打扮,在银幕上不是汉奸也是猥琐男人。可是,他却顶着这样装束,三分的沧桑、三分的无奈、三分的激情,游说李玉堂:玉堂兄,革命将在这片土地上发源,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这样的游说应该是讲过无数次。可是仍然感人,因为他深信,所以他的眼睛里的光芒便璀璨,直射心弦。于是在他生死不明的时候,李玉堂才能在中华日报社一字不落的重复他的话,为抗争而宣誓。最后,他掉了眼镜,视线模糊,无法瞄准即使拿着手枪仍然救不了他心爱的弟子重光的命。他带着知识分子特有的懦弱,无能,可是又带着知识分子的傻气、热情、执着。这样的矛盾,只有他演最合适,只有他演的出。梁家辉,饰演陈少白,同盟会副会长。
他是一个潦倒无大志的混混,有生之年唯一爱的就是赌。他是清廷的找来的死士,他是香港皇家警察。可是他有绝好的身手以及一张俊美的脸。即使这脸上,最多的表情就是不屑,百无聊赖,仍然让人爱。偶尔,迸发的爱情、温柔、痛楚便如钻石,闪耀着直击心弦。那是他看到他的可爱的女儿,以及看到离他而去的妻子——李玉楼的四太太时一闪而过的表情。大雨滂沱的夜晚,他用迅捷无比的身手在大街上狂奔,追赶载着他的妻子与女儿的人力车。临死之前的那一刻,已经被打到再也辨不出悲喜表情脸,与他骑自行带着妻子女儿快乐出游的画面辉映。谁会不爱他,虽然他只是个混混。可是谁爱他,都只能是个悲剧,因为他只是个混混。他是甄子丹。
他是流亡的将军。他两鬓与胡茬都已斑白,他的古铜色的脸上都是风霜刻下的痕迹。可是他一个眼神望过来,你便知他的霸气与匪气俱在。他与他的手下,竟然混迹于戏班。他的手下,都是死士。他有一双闪烁着寒光的眸子,只有望向他的女儿时,才是柔情。他的出场实在太少。可是他为了保护女儿上前一拳打中穴道把她打晕,用台幕裹得细密,系了绳子扔向窗外,绳子却差那么一点点才能及地,他的神情,是心疼、爱惜、愧疚以及死别的痛苦,一狠心便松了手,回身投入一场没有归途的决斗,没有战死沙场却一样壮烈。他是任达华。
她是她的女儿,却做男孩子养。她带着破毡帽,穿得像街头小流浪儿。她用力的冲父亲喊,为什么我不能有书读;她爹死后,她来求李玉楼,葬父以及一餐饭,吃饱了说“我爹要做什么,我就作甚么。”决绝地。她与敌方同归于尽的一瞬间,说“爹,女儿不孝”。她很诚恳与努力来演。即使是春哥,也很好。
他是那个光着脊梁穿着破烂的为主人放米的伙计,身躯灵活,仿佛游鱼;他是拉着黄包车的下人,与主人有许多默契一心要老板高兴。他一个简单的忠心的家人,与少主如手足。他只识52个字,是少主的教他的。老板说要供他读书。他爱慕照相馆的阿纯。黄包车拉着老板在街上飞奔的时候经过照相馆,清脆摇铃,灿烂一笑,毫无心机。尽管一笑,便牵引着斜眼,面孔有些扭曲。老板知死期将临,带他去提亲。他难以置信、乍喜的表情在阳光里变换,终于换做灿烂的笑,有些卑微,无比狂喜,比阳光更明亮。跛脚的阿纯去倒茶,老板一脸的诧异迷惑,只有他仍然是充盈了爱意的眼睛望着阿纯,老板突然眼眶湿润。他在海边,如孩子般踢踏着浪花,忽而伏在阿纯腿边,眼睛明亮的看着阿纯,给阿纯看他从书上剪了拼贴的字“我要取你”。他眼睛望向远处说,只要老板高兴。他是一个下等人,不懂革命不识字,他只凭他的意气做事,爱与恨,却让人爱他爱得辛酸。谁能想到,他是谢霆锋。
他出来的时候很让人替他揪心,知道他最后必定也要死,那么高大的身形,那么必定成为众矢之的。当他与方红在赴难前夜小桌小聚时,推上一碗臭豆腐,讲述他的经历,憨厚又戛然而止的笑,演出了一个耿直淳朴又历尽风波的方外人诸多辛酸。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可是又太难接受。整个护卫团队里,他的死,最为惨烈。只因他的武功最卓绝。生命尽头两场恶战,均是所有的武器如砍瓜切菜,刺进他的血肉之躯。块头越大,承受的袭击越多,承受的痛苦也越多。就这样最后一滴血最后一口气没有了,轰然倒地。他是巴特尔,他的篮坛名将。很难以置信。
都只看到他的蓬头垢面,褴褛衣衫。他拿了李玉楼的银元只用来换鸦片。直到他拿到他的家传铁扇,唰的一展,目露精光,才明白,他也曾经不凡过。赴死的前一夜,他沐浴,更衣,终于露出真容颜。次日,在高高台阶上,是手持铁扇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他要以一敌百,捱过整个行动最艰难的时刻。那么多铁钩,钩在血肉之躯上,其实都不痛的,最痛的,其实是爱上父亲的女人,父亲为此而死,女人也为此而死。他只不过,借着这场世纪之劫重生。只为了问一句“为一个女人,就不值么?”值或者不值,在他看见她衣袂飘飘立在他面前时,还有什么重要的。他这样死去。 他是黎明。
谁会喜欢他呢。他暴戾,他阴鸷。他穿着玄色带辉煌补子的朝服,戴着孔雀翎的官帽。他双膝一跪,便斩钉截铁的说“臣将万死不辞”。他调集所有的智慧与所有力量,去对抗一个新生的力量。他万分相信皇权,相信三纲五常。他认为这是一个需要秩序的天下,他一样是为了维护秩序而战。他仍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眼神,决绝,无情。他不要平常人的感情,认为那是懦弱。他的无情恰恰遇到刘公子的多情。可是,谁也没有说服谁。他是胡军,他适合这个角色。让人想不起,那个软弱的萧峰。
那么多缤纷的男人,华丽丽的登场,看得人血脉贲张。可是,最爱哪一个呢,看过了,也就过了。只不过是一场,不能饱腹的视觉盛宴。

沈重阳(甄子丹)
甄子丹的武打场面就不再说了,帅气的没话说。
沈重阳不过是一个赌徒,直至老婆(范冰冰)怀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李玉堂。后来他老婆回来让他去保护她现任丈夫李玉堂,这是多么荒谬的事,他无赖的说:“李太太,给钱就做啊。”我知道他是爱这个女人的。
她说:“我爱你。”
她说:“他是你女儿的父亲,我希望你做一件有尊严的事,我会告诉她,她的父亲叫沈重阳。”
只为这一句,他甚至打上了自己的性命。
他追着黄包车拼命地跑,范冰冰噙着泪说停车,我开始相信她是爱这个男人的,他望着“女儿”无邪的笑和乌溜溜的眼睛,一张脸好像真的写满了无数种感情,是悔恨,是欣喜,是爱怜,是无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叶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红色版:
09年的最后一秒钟10年的第一秒钟,没有觉察就过去了。辛亥革命九十九周年——在影院的黑暗里,我失声痛哭。可是,如此感谢自己的正确选择,在一个电影里,度过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刻。这个电影也是讲新旧交替的时刻。辛亥革命前,旧朝廷正倾尽最后一点精血挣扎,分外的凶狠;新思想正逐渐长成,蓄势待发;暴雨欲来之前的腥风袭过大地,血与痛渐次清晰,最后变成荧幕上一个个鲜活的形象。
影片里呼之欲出的孙文,他是谁,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代表一种思想。这种思想,是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严重匮乏的;这种思想,是那么一帮热爱中国的热血之人深信不疑可以拯救四万万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的火种将借着这思想萌芽发展,最终深入到我辈心中,扎根,发芽,成长成参天大树。这一切,自一场革命始。这样革命的策源地便是香港,这场革命的肇始者便是孙文。他是一切旧势力的敌人以及活靶子,他们要不遗余力的除掉他。他是新世界的代表,是这帮热血的爱国志士的信仰与偶像,是竭力去维护的。
这场恶战,借着孙文之名,将在香港岛这个弹丸之地展开,是必然。这里是中西、新旧的交汇之地。
父与子。
他是大富商。可是谁让他有爱国的信念,人的良知以及一个革命的挚友。所以,他一次次又一次用自己财力支持革命。他可以我为革命为不顾生死却不能不顾自己的爱子的性命。这与革命的坚定信念并不矛盾,因为他首先是一个父亲。这是人之本能。他在人性与信仰之间挣扎。可是,他既然是一个这样的父亲,他给儿子西学的教育,那么儿子也就无可避免的走与他一样的道路。他给了儿子最鲜明高大的榜样,所以那其实是一个最肖的儿子。既然是为了民主平等自由,那么就不该有阶级有尊卑,抽到了必死的签,重光也要毅然冲上前去。那是年轻人的热情。我们的世界,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年轻的冲动,年轻的牺牲,才一寸一寸向前。
他是一个流亡将军。他要为自己以及死去的兄弟正名。他死的惨烈,他的劫后余生的兄弟也未能幸免。这样一种思想一个主义便是为了普天下的人的愿望。所以将军与乞丐亦如是。美好的乌托邦,总要有人去为之牺牲,为之拼搏。实现与否无关紧要,关键是要有冲向希望的勇气与实际行动的步伐。他是第一批牺牲着。为着护卫孙文,以及十三省起义策划行动。没有关系,他的女儿,那个愤世的少年会继承他的遗志,沿着他的步履走下去,壮烈牺牲。
   贩夫走卒的情感。
   革命,实在与他们扯不上太大关系。
   他是为了爱情。本来,这个混混其实根本不明白他要跟踪的是什么人,他要暗杀的又是什么人。只不过,他的爱人要他保护一个人,他便去保护了。义无反顾地。
   他是为了忠诚。他其实根本不懂平等,自由。他是个下人,老板对他好。他所做的。是为了保护少主以及老板。哪怕付出的是性命。
   他是为了意气。一个少林寺的叛僧,只是要为着一份赏识,一个慷慨激昂的演说决定赴汤蹈火。他也不明白这是以生命相搏。
   只有他明白。他有狂热的理想。他坚信他是为了解救这些懵懂无知的人群而活。他不顾性命,他舍却家室亲情爱情。他的世界里,是为了四万万人民奋斗的热情。
   明白的或者不明白的人,都在为一个共同的目的,流血,死亡。这个世界,永远是少数,引导着大多数。清醒的,不是最幸运的,却是最痛苦的。不清醒的,也没有关系,自会有历史的车轮一圈一圈的碾过。变作泥泞,被一步带着一步走过,变成尘土。
   这样革命已经过去100年,仍然有人诉说。这些历史人物,已经不再有感知,对于他们,被祭奠以及被忘记其实都已经无关紧要。而现世的我们,仍然懵懂的活着。我只看到那些男演员们银幕上悲悲喜喜的演出,我不再知道,当年他们,是在怎样的痛苦与挣扎中死去。

我怀念她彼时的任性与乖张,因为我不愿看到她的成熟与坚韧,勇敢隐忍得让人心疼,然而这就是成长。

重光的任务还没完成,当他上了黄包车,李玉堂看见了那个替身孙文就是自己的儿子时候,他在后面追着重光,中途他摔了一跤。 因为阿四牺牲了,陈少白便推着黄包车护送重光到达终点,路上遇到了阎孝国。 他的使命就是杀掉孙文,可他不知道车里面不是孙文。当他拿着手里的剑对着黄包车里刺下去的时候,陈少白不敢开枪。因为阎孝国曾经是他的学生啊,他以为他会听他的,他以为会有挽救的机会。 他大声吼着:“那不是孙文,孙文已经走了!” 可是阎孝国一心想着要杀掉孙文报效朝廷。 当他刺第二次的时候,陈少白流着眼泪对着阎孝国开出了第一枪,第二枪。 阎孝国倒下的时候,他告诉陈少白。 “学生已报国恩。” 李玉堂赶来的时候,他看见倒在地上的黄包车。他抱着重光,大声地哭着。 陈少白没有实现对李玉堂的承诺,重光死了。 李重光和阎孝国是第六个、第七个倒下的人。 在最后的镜头,孙文噙着泪水的眼晴望着这座小城。他知道为了掩护他,而牺牲了他们。 三、 每看到剧中一个人倒下的时候,都要压抑一次。 他们很平凡,是革命中牺牲的千千万万人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他们奋不顾身的精神却很让人感动。 星火虽小,却可燎原。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

没有台词,没有音乐,只剩下刀剑与肉体锋利的血肉模糊,所有的人捂住耳朵、闭起眼睛。古桥上,刘公子面不改色,看淡了生死,依稀间,他看到他情动一生的女人穿着一袭红衣在他眼前,安静的微笑。他嘴角浮起一丝浅笑,然后倒下。

十月围城,十月革命,一炮打响。 ——题记 一、 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革命”二字。感慨要是没有新中国,我肯定早就饿死又或者死在炮火连天中。 不说战争,就说说里面牺牲的人物吧,我觉得他们才是主角。 二、 阿四,一个厚道老实的黄包车夫。 方红,敢爱敢恨。 臭豆腐,有点幽默的气质加上他那身高就更有意思了。 沈重阳和乞丐,为了心底最爱的人而投身这场硝烟。 李重光,留学少年为了革命不顾一切。 阎孝国,虽是反派人物,但是他的使命就是顺从清廷。 三、 印象最深的镜头,就是臭豆腐在最后倒下的时刻,她大声对着阿四说。 “走啊,走啊——” “我叫王复明,王复明——” “走啊——” 很平凡的话语,但是包含着多少的心愿。 我叫王复明! 看到这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是第一个倒下的人。 方红,因为她的父亲死在敌人手下,于是她为了报仇也投身这场硝烟。 最后关头,护送着孙文替身等人的车经过旅馆的时候,方红用手死死抓着门不放,她不能让刺客出来。因为里面有炸药。 “不要过来!” 方红向他们叫着,炸药响了,方红牺牲了。在她倒下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爹,女儿不孝。” 但是,至少她已经为她的父亲报仇走上了第一步。 这是第二个倒下的人。 沈重阳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月茹成了李玉堂的妾侍,他恨,于是做了敌人的探子。 是月茹的一番话提醒了他。 “如果你去了,等女儿长大了,我就会告诉她,她的爸爸叫沈重阳。”, 沈重阳为了这句话,也加入了这场硝烟。 在他为阻止阎孝国,而死在马蹄下时,他将手里的布娃娃交给了李玉堂。 他说“给月茹”。 身下是一滩血迹。 这是第三个倒下的人。 阿四在孙文到达的前一天,在港口对阿纯说。 “这一切结束了,我们就结婚。” 阿纯笑着看着他。 阿四他不知道这一去就再也会不来了。 阿四推着推着他的黄包车,里面坐着李重光,这是对敌人的障眼法。 阿四看着臭豆腐,方红在他的面前的倒下。看着身边一个个人倒下的时候,他哭了。他推着黄包车,他要安全的将李重光护送回去。 在最后,阿四为了保护少爷,死在了阎孝国手上。 镜头停留在阿四倒下后,手里紧紧抓着的手帕,上面用针线缝着“纯”。 他再也等不到和阿纯在一起的时候了。 这是第四个倒下的人。 李重光是李玉堂的儿子,本来应该出国留学。当他知道孙文要来,革命要来了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留下来。 李玉堂是极力阻止重光参与这件事,因为他不想让重光有任何闪失。 当陈少白让大家抽签,谁作为孙文的替身。 他说是谁抽到了这个纸条,大家都没反应。 陈少白的目光停留在重光身上后。他立马告诉大家重新抽取。 “重光,我答应了你爸爸,你不能参与进来。” “难道,就因为我是李玉堂的儿子?难道他们想去死吗?” 陈少白愣住了,最后他同意了。这件事没有告诉李玉堂,李玉堂也不知道那个孙文的替身就是自己的儿子——重光。 在到达孙文开会的地方。乞丐为了重要的十五分钟,而拖延刺客的时间,直到孙文等人离开后。乞丐倒下了,最后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心爱的女子身影,她对他笑。 乞丐死时眼睛一直看着前面,因为他看到了她。 这是第五个倒下的人。

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那么为了一场革命值得吗?以生命为代价而奋不顾身的是对于幸福生活的向往。无论是女人还是革命都是他们心中的一个美好的执念。

这是一个真实的角色。他三妻四妾,儿女满堂,仅吃饭时寥寥几个镜头,尽显家中礼教之森严。他四十得子,对这唯一的儿子他严厉有加,让他接受西方教育,让他赴美留学,当儿子被民主自由平等的火焰烧得热血沸腾之时,他却说:“混账东西你懂得甚么。”甚么国家大义。甚么民族气节,在自己子女的生命安危面前什么都不是。作为一个怀着爱国情怀的成功商人,他可以出资,他可以出头,但是他亦是有底线,那便是他的儿子,因为他更是一个父亲。他知道在这样一个混乱危机的时代“革命”意味着什么,那是无数热血青年的鲜血啊,这样的冲动只存在于这满腔热血的年华。

他站在桥边,上演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把铁扇,一脸的淡然。

方红(李宇春)
话说李宇春刚一出场,全电影院都笑了,包括我。可是李宇春是慢热的,后来越演越好,直到我被感动。
她从小跟着父亲东奔西跑,也没有接受什么所谓的西式教育,不懂什么民主自由,她坚韧、憨直、活生生的假小子,然而她不过是个姑娘,她也曾任性的对着父亲发脾气:“为什么娘会死,为什么我们会到香港?!”忽然间,父亲死了,只有她一个幸存,于是我们看到了她的成长。
整个事件方红的加入只是为父报仇,仅此而已。所谓民族情结与国家大义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来说,太过沉重与陌生,她只是要替父亲报仇然后带着他会天津老家。简单而纯粹,单纯的让人心疼。
当她用九节鞭锁住门,炸药爆炸的那一瞬间,她轻轻地说:“女儿不孝。”随着一声巨响,仿佛一瞬间什么都没了,“什么大爱什么时代我弄不明白,失去了你的悲哀长埋我胸怀”。

于是他终于做了一件有尊严的是,也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件事。生命最后的瞬间,他看到了他骑着自行车带着女儿和妻子,他们笑着,幸福着。然后,他倒下,也许至少她的女儿会说:我的父亲是沈重阳。对他而言,就够了。

阿四的存在是整个电影里卑微而安静的美好。他说,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阿纯。一如重光说,我一闭上眼睛,看见的是中国的明天。他没有重光那么有胸怀,那么有文化。阿纯和中国的明天其实也没什么区别。那都是我们的一个梦,一个信念,一个我们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分量。

影片中孙中山其实并没有露过正脸,然而我却被他的一席话所感动,
那是他毕生的追逐,无论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还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那都是他们奋不顾身的全部意义。
他说:“十年以前,一个学生在这里提问:何为革命?我告诉他,革命,就是要让四万万同胞人人有恒业,不啼饥,不号寒。
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牺牲,我从他乡漂泊重临,革命两次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
今天,如果再道何为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作革命。”
《十月围城》我2009年最后一天晚上看到的电影,太多的感动,这里我谨以致那些与深明大义无关的小人物。

他不过认识53个字,他忠贞不二,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老板,这也许是种奴性,可是毫无批判之意。因为这“奴性”让我们看到感恩与美好,简单而纯粹。
真正专属于他自己的就是对阿纯的爱了吧,仅仅是每天在窗口的匆匆一瞥,他梦想了整整三年。当李玉堂带着他去照相馆提亲时,我所感怀的不过是他与老板的感情,阿纯的确是美,美得与世无争,一见钟情也未尝不可。可是当阿纯一瘸一拐站起来的时候,我愣了,然而阿四依然甜蜜美好的笑着。我看到李玉堂愣了,可是他还是点头了,也是被这毫无功利的爱情感动了吧。
阿四不断地说:“明天我就要结婚了!”第二天未到,我却哭了,我知道,第二天他必死无疑。不得不看着早已料到的悲剧就更加的让人不忍。

他的笑,是灰色背景下的香港中的一抹金黄。

邓四弟(谢霆锋)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喜欢过谢霆锋,虽然谢霆锋也从来没有这样丑过。化妆师故意用刀疤遮住他帅气的脸,却遮不住他干净美好的笑,仿佛一整个世界都亮了。

革命需要用这样年轻的生命来堆砌,新的时代需要用这样滚烫的热血来激荡,民族大义需要用这样执着的身躯来坚守,然而,这样的青年你对他们肃然起敬,你对他们点头称赞,你甚至于热泪盈眶地竖起大拇指,只是这样的青年千万不要是自己的孩子,你不要他千古留名,你宁愿他碌碌无为,但是你要他活着,仅仅是活着。

刘郁白(黎明)
整个电影我知道最后才看出来那乞丐“刘公子”是黎明饰演的。
他是一个真正大隐于市的大侠,看似落魄却深藏不露,卧在墙角等李玉堂施舍一个铜板转身再去大烟馆。就是看似如此颓唐的一个人,甚至还荒唐。他爱上了父亲的女人,结果却是父亲被气死,那女人也在他面前了断,他亦赔上了一生的寂寞与情动。
李玉堂帮他赎回了他的传家宝铁扇,要他保护一个人,他什么都没有多问,只一句:“把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我。”他也什么都不用过问,于他而言都是无所谓的。终其一生,不过是将自己逼进了“爱上父亲的女人”的墙角,看不到出口。于是,不断地有人问,值得吗,为了一女人?他没有回答,也无需回答。

其实我是因为李宇春去看的《十月围城》,虽然我知道她不是什么主角,也许不过是为电影赚取一些噱头罢了;虽然这电影很是声势浩大,号称十影帝一影后,陈可辛监制,评价也是想到高。可是我去电影院折腾的主要冲到还是李宇春。
但我还是说电影,与李宇春无关。
故事其实很简单,不过是无数个小人物,无数个热血青年用生命铺筑着孙中山先生平安抵达香港的归途。然而我们被感动,被无数种力量所感动,信仰的力量,感恩的力量,信念的力量,爱国的力量,所有卑微与强大力量纠结交错,盘旋上升,蔓延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轻轻地刺出暗红的血液,不留声息的流淌。

李玉堂(王学圻)
这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角色。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是革命的先驱,他是一个好父亲。他出资革命,他在街头大声的喊:你也是个中国人!以及影片的最后他抱着死去的儿子撕心裂肺的哭泣。

这样一个男人,连自己都解脱不了,国家之重任更是无从谈起,他只不过是为自己颓唐荒谬的人生找到了一个句号,他是从没有想过生的可能的,他是为了死亡去的。活着比死更煎熬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二四六好彩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男色与红色,谨以致那些微小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