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上的灾难,电影中的中国元素

2019-09-11 23:17栏目:内地娱乐
TAG:

作者:罗萌 来源:21世纪网
原文地址:

在之前的各版预告片中,那些铺天盖地的灾难场面已经足够震撼,但在大银幕上亲眼目睹的感觉还是非同凡响。加利福尼亚沉入大海,肯尼迪号航空母舰撞毁白宫,黄石公园火山爆发,海水漫过喜马拉雅山等几个大场面,确实是艺术想像力和视觉特效技术完美结合的经典镜头。   不过如果一部灾难片仅仅只是在视觉特效上非常出色的话,它还是很快就会令观众感到厌倦的。毕竟,感官刺激在任何电影里都只是调料,即使在灾难类型片里,主菜还得是人和人之间的情感。还好,这次电影之神听到了我之前的怨念,导演罗兰.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没有犯《史前一万年》( 10,000 BC)的错误,在《2012》中避免了简单地做感官刺激的堆积,而是在剧本上下了功夫,并明智地将这些视觉特效场面融合进了人物塑造中。基本上,本片中的视觉特效场面很少是单纯为展示而展示,都和剧情、人物结合的不错。   和罗兰.艾默里奇导演的《后天》一样,《2012》的故事主线还是放在了一家普通人的命运上。约翰.库萨克(John Cusack)主演的男主角是一个失败的作家,在偶然的机会中得知了世界将要毁灭的信息,他为了拯救家人,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旅程。在这条故事主线的带领下,各条故事副线也有条不紊地展开,所有的剧情张力都来自各色人等在灾难面前的反应,而那些之前在预告片中着力描写的灾难场面,虽然也堪称壮观,但真正能打动观众的,还是人性的美好和坚韧。   当然,对于现在的观众来说,这种已经基本模式化的故事已经算不上什么新意和惊奇了。对于那些对类型片和灾难片观影经验比较丰富的观众来说,基本上我们可以在开场30分钟左右就判断出谁能活下来,谁将死去。但《2012》凭借强大的视觉特效,还是把这些俗套做出了不一样的感觉。这就是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的威力,面对各个不同国家、民族和文化背景的观众,它总能在其中找出一些共同之处,并精巧地将这些跨文化的人性共同点融合进故事之中,然后以强大无比的视觉特效进行再包装,最后整合出一个让大部分观众都感到满意和刺激的电影。在《2012》中,“中国元素”可以说是近些年来好莱坞主流商业片中表现最多,而且是最正面的一次。拯救人类的方舟计划就是在中国进行的

   今天去看了期待已久的《2012》,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有震撼,还让我有着些末日的恐慌。同时,可以看出,导演对这部影片真的很用心,因为这部影片不但有着震撼的特效,还有着许多让人耐人寻味的情节。

某一些电影,如果不去电影院看,那就等于浪费时间,比如《2012》。

                                   从此之后,再无灾难片!
    看完《2012》后,绝对可以说从此之后再无灾难片(除非本片制作为3D)。这部电影已经将特效做到了极致。四分五裂的洛杉矶,街道塌陷成为深不见底的峡谷;稀巴烂的加利福尼亚,整座城市如同打翻的盘子般被海水吞没;里约热内卢,圣耶稣像的粉身碎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穹顶壁画的轰然塌落……其中,我最让人震撼的是黄石公园的火山爆发,漫天的火球冲向昏暗的天空,流星火雨砸向茂密的森林,滚滚的黑烟弥散于四周,还有地面的凹陷,当时真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当然,片中还有许多震撼的画面,这么说吧,随便挑几个这部影片的灾难场景放入一部影片中,那部影片都会成为一个很不错的灾难片。
    地球会被毁成什么样?我想这部电影的灾难场面基本上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可以说,《2012》九位数的造价,几乎全都用来毁灭世界了。当《2012》中,肯尼迪号航母砸向白宫和美国总统时,《独立日》里被炸毁的白宫,《后天》里被冻住的自由女神像,《哥斯拉》里被横扫的纽约,这些当时我们觉得很震撼的场面,它们都变得黯然失色了。恐怕当艾默里奇将《2012》称为“灾难片之母”时,所有人也只能噤声肃立。从此之后,再无灾难片!

银幕上的灾难,永远不会是真正的灾难,相反,它是一道盛宴。罗兰·艾默里奇有“灾难片之王”的称号,其实,这个世界上统共也没有几个导演专注于这个题材。幸好如此,要不然,那也将是灾难性的。从《哥斯拉》到《后天》,再到《2012》,艾默里奇完全是轻而易举地为自己贴上了标签,并且衍生出一系列关于灾难片的特征报告,比如宏大奢华的视觉特效,比如凌乱粗糙的叙事风格。不过,还好,《2012》在叙事方面并不那么遭人诟病,开头天南地北地铺陈出若干条线索,整部电影下来,基本都能彼此联系起来。自然,正如灾难片一以贯之的,对于情节,我们不可能期待太多意外,故事所标榜的,永远是“人性”这碗冷饭。当然咯,毋庸置疑,“人性”绝对是最值得被热炒的一碗冷饭。

                                 人类文明的毁灭与延续
    既然是末日,自然就有对于人类文明的思考。电影《2012》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做的相当不错。
    影片在一开始,描述了在2009年世界各国确定了应对大灾难的方案——造方舟。造如同《圣经》中诺亚方舟一样的避难场所。但是,这个方案是保密的,于是就有了一堆人因为泄密而被暗杀。电影着重表现了暗杀卢浮宫博物馆馆长的过程——制造隧道车祸。有趣的是,导演将车祸地点设在了戴安娜王妃当年出事的隧道。其实,导演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在讽刺当今世界政府的一些不见光手段。或许,这会儿世界各国的元首们还真有个秘密协定呢。
当登上方舟的计划开始启动时,美国总统拒绝登上,这可以理解为导演所表现的美国主旋律(其实在很多好莱坞电影中都体现了美国拯救世界的思想),但是,谁该登上方舟呢?真的是只有富翁政客等精英才有资格吗?电影其实并未给答案(最后涌向方舟的都是掏钱买票的富翁),正如电影中,美国总统对黑人科学家说的那句话一样——“一个年轻科学家,比十个老政客有用多了”,或许,只有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才能解答谁真正应该登上方舟这个答案吧。值得一提的,还有一个情节,一个是导演设计的意大利总理拒绝登上方舟而留下来祈祷的情节,这真是狠狠的把贝卢斯科尼戏谑了一回。
    灾难一般都离不开对宗教和历史的隐喻,本片既然是末日灾难片,自然也是如此。片中的两个小孩,其中一个叫“诺亚”,不正是《创世纪》中拯救世界造方舟的诺亚吗?还有,最后影片提到,非洲大陆的海拔上升了几千米,预示着存活下来的人类可以在那里建立家园,而目前最权威的表明,我们人类就起源于非洲大陆。这些隐喻,其实都承载着导演的希望,人类文明即使毁灭,一样会得到很好的延续的。

影片主线讲述灭顶之灾下离异的落魄作家柯蒂斯如何带领前妻和儿女实现成功逃亡。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典型的好莱坞结构:一个有问题的世界对应一个有问题的个人。柯蒂斯在写作生涯中郁郁不得志,小说出版仅印行五百本,日间还要当俄国富商的家庭司机以谋生;前妻抚养孩子,爱情美满,一双儿女与后父亲密无间,同亲爹反而疏远,尤其儿子更是以为父亲忽视自己,成见颇深。当然,在一个分崩离析的世界中找寻出口的过程中,个人的问题也将得到解决,鸳梦重温,父子相亲。儿子的名字叫“挪亚”,最终顺理成章地和父亲一起成为方舟的拯救者。而在一家人相拥而泣之前,为了避免累赘,后父也就理所当然地被意外事件干掉了。

                                     中国元素
    之前片方一直在宣传中国元素,但这部电影对中国形象是褒是贬,恐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可以说影片赞扬了“MADE IN CHINA”的优异,可以说影片驳斥了“藏独”立场,但同样也可以说影片讽刺了中国人的愚笨……

影片的几条副线同样以亲情为纽带,透过生离死别激荡起撕裂的悲伤和温暖的情绪。和主线相比,倒是副线的故事精致简练得多,比如黑人科学家和他在游船上唱爵士的父亲的最后通话,比如白人老头仿佛有所预感地给远在东京多年不联络的儿子打去一个电话,在孙女稚嫩的声音之后,他听到了城市崩裂的声音。两位老人驻唱的游船令人联想起另一出微型的世界末日——泰坦尼克号沉船。而在游船被呼啸的海水吞没之前,老朋友之间的心心相映和座下已近暮年的观众们极可能是有意识的对好莱坞式“美好的老时光”的缅怀。

       总体评价,这次艾默里奇可以说是成功了,他用一部优秀的影片证明了自己的才能。而当我们看完这部电影后,我们或许该想想,如果2012真的到了,我们,怎么办?

很多年来,好莱坞电影已经为我们培养起了一整套充满戏剧感的人性观和逻辑理念:小人物是可以变废为宝的,大英雄总能坚持到最后一分钟扫除黑暗拯救世界,而且,作为奖赏,他绝不会死去,末了还总有美人相陪。所以,即使是灾难片,面对天崩地裂,海啸吞城,火山爆发,孤胆英雄照样是孤胆英雄,绝不会减色一分,甚至会得益于灾难的严重程度而愈加散发出神话般的光芒。换句话说,灾难只不过是英雄的陪练。当然,我们所受的人性观训练不止人性的真善美,也包括人性的污点。我们看惯各种阴谋,最常见的是政府行为背后必然存在钱权交易、勾党结社、明抢暗杀,以及精英主义所导向的生命权不平等、草菅人命。不过这些终究会被英雄主义一锅端,结果就是,银幕经验饱和的我们变成天真与世故的混合体。《2012》只不过是极端题材下对好莱坞金律的再一次验证而已。不过也许因为题材特殊,影片的天真之处显得特别天真,世故的地方倒也不那么世故。

电影里那位慈祥的美国黑人大叔不怎么像总统,倒是很像一位牧师。而他最大的职能,在于和千万民众一起留守即将被吞没的家园(除他之外,留守的只有罗马教廷搭配意大利总理)。我想没必要太过挑剔美国一如既往的救世心态,好歹除了美国人,其它也没有谁有这样的兴趣和胃口。胖乎乎的白宫顾问做了影片里唯一的“坏人”,当然也没有多坏,他禁止平民上船的命令最终被打破,而影片末尾,在一船人的欢呼声中,他略显尴尬的表情像个幼儿园里落单的小朋友。

电影里比较新鲜的中国元素同样被放入普世系统中加以表现,杂拌着一些西方式的中国印象:造船和登船的地点在中国藏区,当海水向雪山席卷而来的时候,喇嘛大师正抚着一只中原茶壶巍然端坐于山门,缓缓起身,敲响最后一下钟鸣。另外,中国人制造诺亚方舟,足以成为《2012》在中国观众眼中的一个兴奋点。影片里,白宫顾问参观已经完工的三架方舟,赞叹,太佩服中国人了,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这东西造出来。这里可以品出一点戏谑的意味,往严肃里讲,多少跟“世界工厂”的刻板印象有点关系。说得准确一点,并非“中国拯救世界”,而是“中国工人拯救世界”。

灾难片是美的。这种说法很怪,就创作主题而言,灾难片实在没什么太多可期待的,但画面的震慑之美始终是这一题材最大的卖点。当我们透过银幕目睹黄石国家公园里火山群的瞬间喷发,可能控制不住要发出同电影里那个疯疯癫癫的秘密电台 DJ一样的惊呼:“太美了!我舍不得走!”至于它有多少惊吓效果,也许只能根据心理承受能力的不同因人而异,就我个人而言,从来不相信灾难片有什么确实的教益作用。而当我坐在电影院里,花了几十块钱的票价,紧紧捏着手心一口一口吞下这两个半小时名为灾难实则是幸福的视觉大餐,忍不住自嘲地想一句:我跟那个疯子,又有什么差别?

版权声明:本文由二四六好彩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银幕上的灾难,电影中的中国元素